联系我们

射洪县润丰园葡萄园  
联系人:滕云峰  
手机:15309069777  
座机:0825-6617222  
Q  Q:3421200591  
邮箱:3421200591@qq.com  
地址:射洪县玉太乡土桥村雷善桥 


微信公众号



欢迎咨询,需要下单的请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


行业新闻

******收购价每公斤110元,“阳光玫瑰”是怎么火起来的?

发布时间: 2019-07-02 09:40   230 次浏览

“爸爸,你快回来!”女儿在视频中跟刘文豹撒娇。

自4月6日从深圳出发,刘文豹已经有5个多月没有回家了,从云南、四川到湖南、湖北,这次来安徽是受邀参加由合肥元贞葡萄帮举办的一场“阳光玫瑰”的会议。

“‘阳光玫瑰’这个单品是不是你们先弄起来的?”我这趟来合肥就是奔着刘文豹来的。

这两年“阳光玫瑰”很火,阳光庄园(全称为:深圳阳光庄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)也很火,作为阳光庄园采购经理的刘文豹也是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名气,我在这趟“阳光玫瑰”专题行中已经数次听到他的“大名”。

“对,这个我也很自豪的。”刘文豹给我的******印象是非常直爽,有什么说什么。

“2016年8月,我们老大(阳光庄园董事长郑三海)给了我一个电话,说四川有一点‘阳光玫瑰’,你去看一下能不能做。”刘文豹跑去实地一看,觉得可以尝试,于是就模仿日本销往香港的“阳光玫瑰”包装方式定制了******批包装箱进行产地采购。

“当时定的收购价是26元一公斤,当时无论工人还是园主都嫌这种包装麻烦,因为别人收购都是泡沫套一套就运走了。”

“但当这批货运到广州市场时,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高端产品。从那开始,就一发不可收拾。”随后,刘文豹就开着车到处找货源:“只要有,哪怕只有3亩,我400公里都跑过去,多远我都去。”

就这样,2016年,阳光庄园给“阳光玫瑰”开了一个好头。


“真正火是2017年。因为市场没有这样的货,就我们有,大家就抢货,一车货一条柜***多半小时就被抢完了。”刘文豹回想起去年那个情景依然激动万分:“我们***初的定价是280元一件(9斤装),大家为了能拿到货,就自动提价,380,480,550,***后涨到600元一件。”

“价格是他们抬起来的。”刘文豹的生动描述让我想起拍卖会上的场景。

“对,大家都在炒。”2017年,“阳光玫瑰”火了,阳光庄园也火了。


02


“葡萄品种很多,为什么光是这个‘阳光玫瑰’被炒起来?”我问刘文豹。

“你没发现一个问题吗?就是葡萄类的没有人去炒作它。我们在2017年就这个单品宣传也花了不少钱,包括在广州吉之岛天河店搞了一场发布会,在杭州新农堂举办的A20上做了一次展销推广,还有一些商超的试吃活动……”

“那你们是看中它什么优点才舍得投钱去做推广?”

“主要还是‘阳光玫瑰’的香气,这是它***突出的一个特色。”刘文豹说。

阳光玫瑰

“那品种本身的香气和你们公司的包装和营销手段,你觉得哪个起关键作用?”

“包装和营销手段。”刘文豹说得非常肯定:“其实比‘阳光玫瑰’好吃的葡萄也还有。”

“换个角度来说,会不会过几年你们会用类似的方式推出另一个单品?”

“肯定会,我现在就看中了一个。”刘文豹边说边翻出手机中的照片:“也是日本品种,‘浪漫红颜’,红色的,非常好看;也好吃,甜,但不香。”

“口感没有‘阳光玫瑰’好?”

“对。但如果一箱5斤装的3串葡萄,两边是青色的‘阳光玫瑰’,中间是一串红色的‘浪漫红颜’,会不会更好看?中国人***喜欢什么?红色嘛!”

“作为搭配品种。”我明白刘文豹对“浪漫红颜”的定位了。 

“今年‘阳光玫瑰’的收购价怎么样?”我把话题拉回到“阳光玫瑰”上。


“今年的价格比去年增长了25%。”刘文豹讲述了一个今年售价******的葡萄园案例:“云南建水许家忠今年有8亩‘阳光玫瑰’,***早我去谈,他说70元一公斤;后来张三去问,说阳光庄园给70,那我给你75;李四又去了,说张三给了75,那我给你80……***后居然炒到110元一公斤。”

“后来我问这家收购商有没有赚钱?他说亏了4万2。”面对今年蜂拥而至的客商,刘文豹也显得有点无奈:“去年‘阳光玫瑰’的收购商大概只有六七家,真正能收下来的只有二三家,但今年的收购商有70多家,大家都想捞一把。结果导致价格暴涨,云南的价格比去年涨了将近40%,去年******价50元一公斤,今年普遍80元一公斤。”

“本来今年公司计划收购1200万斤,但现在看,能完成65%就不错了。”这也是他没时间回家的原因。


03


“从2016年起,中国水果行业已经在转型了。以前我们这些批发市场的果商只针对批发商、水果专卖店,不针对消费者,像以前一箱苹果几十斤,你看现在,5斤,8斤,10斤的都有,这样更接近于消费者一家三口的消费能力。”刘文豹介绍目前阳光庄园的“阳光玫瑰”采用3个规格的包装箱,分别是8斤装6串、5斤装3串和单穗礼盒装。

“那你们收货的标准是什么样的?”

“标准也不是我们说的,而是消费者说的,我们在吉之岛、百佳、天虹等大型商超调查,一个促销员每天的任务是10个名额,调查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。***后得出一级果的标准是:穗重1.5-1.8斤,长度20-25厘米,70粒以内,50粒以上,单粒重在13-15克之间。另外,我们把全园******的作为特级果,采用单穗礼盒装,供给Ole’等高端商场。”


“你觉得日本的‘阳光玫瑰’在香港的售价对国内的价格有没有提升作用?”

“起了很大的作用。”刘文豹告诉我,去年还出现国内的“阳光玫瑰”偷运到香港冒充日本的香印青提和大地之水进行销售,造成日方的关注和交涉。

“你觉得这样的行情还能维持几年?”

“类似问题有好多人也问过我,大家都担心‘阳光玫瑰’会不会像‘夏黑’一样,也是火三年就会挂掉?我说不会,只要你用心去做。”在刘文豹眼中,“阳光玫瑰”是一个需要技术和精细化管理的品种,在他今年走过的葡萄园中,能达到标准的不过20%。

“大家只看市场,不看自己。只说谁的‘阳光玫瑰’卖得多好,不看自己的品质种得怎样。很多农户的观念都还没转变过来,不做避雨棚,不施有机肥,这样的种法等明年市场货一多,价格肯定会跌,甚至会没人要。但是放心好了,好货跌不到哪里去的。”

“阳光玫瑰我为什么不担心?你想一下,中国有多少人还没有吃到过它,还有多少三四线城市没有流通过去,这个市场大了去了。”刘文豹对“阳光玫瑰”的未来充满信心。

“我这次来合肥就是想给大家吃定心丸的,我们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3000-5000亩的战略合作基地,与农户对接。比如签署5年合同,5年内你就不用担心销路,价格随行就市,我们再追加一些技术上的利润空间。”

“你希望他们怎么做?”

“我要一个稳定性,品质和产量的稳定。”刘文豹说